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巴彦淖尔市某某有限公司与陕西某某有限公司 买卖合同纠纷一案

作者:淡村法庭 武晨  发布时间:2016-04-26 08:42:00


    关键词:买卖关系   证据效力   付款期限   利息标准

    裁判要点:

    1、原被告之间是否存在真实有效的买卖合同关系;2、原被告签订的买卖合同对于付款方式和付款期限以及逾期付款的违约责任约定是否明确;3、被告所请求的利息应该以多少数额的本金为依据,以什么时间为利息起算时间;4、如何判决能够达到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统一。

    相关法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五十九条、第一百六十一条

    案件索引: 

    一审:渭南市富平县人民法院(2015)富民初字第00467号民事判决书(2015年10月5日)                                                       

    基本案情:

    原告巴彦淖尔市某某公司诉称,其与被告陕西某某公司分别于2012年11月20日、2012年11月29日、2012年12月30日、2013年1月30日签订了编号为:201212-1458-M-YL191、201212-1458-M-YL19、201301-117-M-YL12、201303-545-M-YL47四份煤炭买卖合同。合同约定,原告向被告供煤共计45804.12吨,被告应支付货款人民币52383193.19元货款、运杂费结算方式及化验计算期限方式为加权平均,每旬结算一次。合同签订后,原告依照合同约定履行了交货义务,被告支付货款时出现了延迟支付的情况。被告已支付货款5160万元。从2013年-2015年期间,原告巴彦淖尔市某某公司多次安排工作人员前往催款,但尚有783193.19元未支付。请求依法判令:1、被告陕西某某公司履行合同规定的义务,支付拖欠货款783193.19元;2、被告陕西某某公司向原告支付合同履行中拖欠货款所产生的利息3640663.10元(暂计2012年11月30日至2015年6月4日);3、被告陕西某某公司向原告支付因催款所产生的费用63079.94元(暂计2012年11月30日至2015年5月21日)。

    被告陕西某某公司辩称,对于原告巴彦淖尔市某某公司陈述签订合同和欠付的货款数额没有异议,但对于利息和催款费用有异议。本案中双方签订的合同对于违约利息和催款费用没有约定,原被告之间交易是货到付款。本案的合同是一个连续性的合同,欠款数额在四份合同全部履行完毕之后才能确定付款数额,原告发送的催款函可以反映这一问题。原告在2014年的8月、11月份发的催款函要求被告在2014年11月15日之前付清所欠货款,2014年11月15日之前是合理的准备时间,这个期间不应该计算利息,被告承诺在2015年1月底付清,双方对付款时间延迟了,2015年1月底之前计算利息是没有依据的。在还款承诺之后,被告2015年的1月份付了70万,在2015年5月份付了50万。原告请求适当的利息是合理的,但原告请求360多万的利息是不符合常理的,原告利息的起算点是不合理的。原告所请求的催款费用是原告的合理支出,不应支付。

    原告为证明其请求,提供如下证据:1、原告营业执照、机构代码证等,证明原告的诉讼主体资格;2、被告营业执照、机构代码代码证等,证明被告的主体资格;3、四份煤炭买卖合同,证明原被告之间存在真实有效的煤炭买卖关系;4、结算清单,证明合同履行中原告依约履行了交货义务,原告向被告供煤共计45804.12吨,被告应支付货款52383193.19元;5、原告发出的催款函、原告委托律师事务所发出的律师函,证明原告多次发函催要货款;6、2014年12月17日被告出具的还款承诺函,证明被告已确认合同履行情况以及欠款数额;7、利息计算表,证明利息的计算方式;8、十一笔催款费用票据,证明原告催款所支出的费用。

    被告陕西某某公司为证明其辩称,提供如下证据: 1、四份合同,证明合同没有约定具体的付款时间和违约责任,合同第五条约定的只是结算方式;2、原告2014年11月10日催款函,证明原告要求陕西某某公司的付款时间为2014年11月15日;3、还款承诺,证明原告同意将被告陕西某某公司的还款时间延长到2015年1月底;4、2015年3月原告公司的律师函,证明原告承认了被告的承诺,律师函中有利息的计算起点和数额。

    经过庭审质证,被告陕西某某公司对原告所提供的证据1、2、3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合同的第五条是对价款的确认,不是对付款时间的约定;对证据4没有异议;对证据5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催款函对于付款时间是没有说明的;对证据6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对于证据7 被告要求在其核查后确认;对证据8中前10笔催款费用认为是属于原告正常的差旅费,对第11笔即2015年1月28日之后发生的催款费用11098.5元没有异议。

    原告对被告陕西某某公司提交的证据1真实性没有异议,对证明目的不认可,认为利息的计算时间应按照原告所请求的时间,原告已经给被告留足了时间,依照合同法原告有权随时要求被告付款,被告未按期付款,原告有权要求被告支付逾期利息,被告所主张的利息起算点是不合理的;对证据2的证明目的不认可,真实性认可,认为依照合同约定2013年5月被告就应该付款,2014年11月15日是原告宽限的时间;对证据3的证明目的不认可,这是被告单方的承诺,且被告也没有履行这个承诺,2015年2月1日不能作为利息计算起点;对于证据4的真实性认可,对证明目的不认可,认为催款函中表示是原告公司内部辨认的差别,对于利息计算起点应该依照相关法律处理。

    经合议庭评议,原告提供的证据能够证明原被告双方签订煤炭买卖合同,以及陕西某某公司欠付783193.19元货款,原告于2014年8月20日、2014年11月10日向被告发送催款函、2014年11月24日、2015年3月25日向被告发送律师函催要货款。原告提供的证据不能够证明被告拖欠货款利息为3640663.10元,以及因催要货款所产生的费用63079.94元。被告提供的证据能够证明原被告双方签订了煤炭买卖合同,并欠付原告巴彦淖尔市某某公司货款783193.19元,以及其收到了原告公司其向发送的催款函和律师函,且其向原告发送了还款承诺等。

    依据上述认证结果及庭审调查,本院确认本案事实为:原告巴彦淖尔市某某公司与被告陕西某某公司于2012年11月20日、2012年11月29日、2012年12月30日、2013年1月30日签订了编号为:201212-1458-M-YL191、201212-1458-M-YL19、201301-117-M-YL12、201303-545-M-YL47四份煤炭买卖合同。合同约定,原告向被告供煤共计45804.12吨,被告应支付货款人民币5238393.19元,货款、运杂费结算方式及化验计算期限方式为加权平均,每旬结算一次。合同签订后,原告依照合同约定履行了交货义务,被告在支付货款时出现了延迟支付的情况。2014年8月20日、2014年11月10日原告公司向被告发送了催款函。2014年11月24日又发送律师函一份,律师函中确认截止2014年11月24日被告陕西某某公司拖欠原告货款1983193.19元,利息221878.57元,催款支出费用为46486.74元。对于原告公司发出的催款函,被告公司于2014年12月17日向原告公司去函承诺2015年1月底支付不少于100万元,2015年2月底前支付完毕全部货款。在原告发出2014年11月10日的催款函时,被告欠付的货款金额为1983193.19元,2015年2月10日被告向原告支付了70万元货款,下欠1283193.19元。2015年3月25日原告又向被告发送律师函,要求被告付款,函中确认欠款金额为1283193.19元,利息为254094.75元(以同期银行贷款利率计算至2015年3月11日),催款费用为51981.44元。2015年5月30日,被告向原告支付了50万元,被告共支付货款5160万元,尚欠783193.19元未付。2014年11月24日之后原告催款所产生的费用为11098.50元。故原告诉至法院,要求被告支付欠款、利息,以及催款所产生的费用。

    裁判结果:

    一、被告陕西某某化工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清偿原告巴彦淖尔市巴彦淖尔市某某煤炭有限公司煤炭货款783193.19元;

    二、被告陕西陕西某某化工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按照同期银行贷款利率支付原告巴彦淖尔市巴彦淖尔市某某煤炭有限公司欠款利息,其中:

    2014年11月24日至2015年2月10日期间的利息,以1983193.19为本金计算;

    2015年2月11日至2015年5月30日期间的利息,以1283193.19元为本金计算;

    2015年6月1日至清付之日期间的利息,以783193.19元为本金计算;

    三、被告陕西某某化工有限公司支付原告巴彦淖尔市巴彦淖尔市某某煤炭有限公司煤炭催款费用11098.50元;

    四、驳回原告巴彦淖尔市巴彦淖尔市某某煤炭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42695元,由被告陕西陕西某某化工有限公司承担11742元,由原告巴彦淖尔市巴彦淖尔市某某煤炭有限公司承担30953元。

    裁判理由 :

    本院认为,原被告之间买卖关系合法有效,应依法予以保护。被告在原告处购买煤炭应当支付货款。本案中,被告欠原告783193.19元货款,事实清楚,双方无异,被告应当予以清偿。关于利息,原告在2014年10月24日所发送的律师函中将利息确定为221878.57元,在2015年3月25日所发送的律师函中将利息确定为254094.75元,原告请求支付利息3640663.10元,与上述函件内容矛盾,其请求本院不予采纳。2014年11月10日,原告向被告发出了催款函,被告公司于2014年12月17日向原告公司去函承诺2015年1月底支付不少于100万元,2015年2月底前支付完毕全部货款。在此期限内,被告如未履行,即应支付利息。故原告所请求的利息起算点应为2015年2月1日,由于双方未约定利率,故利息依照有关法律规定按照同期银行贷款利率按实际欠款本金分段计算。2015年2月10日、2015年5月30日被告分别支付了原告70万元、50万元,故原告请求的利息应该分如下三个阶段:1、2015年11月24日至2015年2月10日,以1983193.19为欠款本金计算;2、2015年2月11日至2015年5月30日,以1283193.19元为欠款本金计算; 3、2015年6月1日至清付之日,以783193.19元为欠款本金计算。原告巴彦淖尔市某某公司所请求的催款费用63079.94元,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告所请求的催款费用应该是 2015年2月1日以后产生的费用,依据原告提供的证据该部分费用应该为11098.50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五十九条、第一百六十一条之规定,判决被告支付原告剩余货款及利息。

    案件注释:

    本裁判所涉及的法律问题主要是关于民事案件买卖合同纠纷中欠付货款一方未按照约定支付货款,在归还欠付还款时,依照什么标准,从什么时间起支付欠付货款利息法律问题。本案中,被告欠付原告货款为783193.19元,但原告在请求的欠款利息为3640663.10,对于支付多少欠款利息成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本案中,被告欠原告783193.19元货款,事实清楚,双方无异,被告应当予以清偿。但关于利息,原告在2014年10月24日所发送的律师函中将利息确定为221878.57元,在2015年3月25日所发送的律师函中将利息确定为254094.75元,原告请求支付利息3640663.10元,与上述函件内容矛盾,故对于原告请求支付利息3640663.10元本院未予采纳。2014年11月10日,原告向被告发出了催款函,被告公司于2014年12月17日向原告公司去函承诺2015年1月底支付不少于100万元,2015年2月底前支付完毕全部货款。在此期限内,被告如未履行,即应支付利息。在此情形下,双方即成立一个邀约邀请,因此原告请求的利息数额不符合双方此前达成的合意。同时本案的请求利息数额巨大,远超所欠付货款本金,不符合情理。本案所解决的法律争议问题是针对买卖合同中给付货币一方欠付的货款,就该欠付货款原告请求被告支付巨额利息,对于利息应依据什么标准计算,从什么时间起算。本案的指导意义在于审查当事人所提供的证据是一定要对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同时进行审查,二者缺一不可,并对签订买卖合同双方的货款支付的账目明细进行调查,以及对于双方的催要货款书面文书及承诺支付货款的书面文书进行,以确定给付货币一方的违约时间,进而确定欠付货款利息的起算时间,并结合双方所签订的买卖合同确定利息的计算标准。本案例在参照运用中应当注意对案件中的法律关系进行明确,对当事双方所提供的证据进行审查,必要时可以对案件的争议焦点进行调查,同时在处理该案件时要注意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相统一,因为在一个企业背后有成百上千的劳动者,企业的任何一次诉讼都关乎劳动者的切身利益。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