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业务研讨

完善刑事追缴制度之我见

作者:康存生  发布时间:2017-10-31 10:46:01


    “追缴”作为一项法律制度,在刑法及刑事诉讼法中都有规定,但规定的条文不多,更多地反映在相关的司法解释当中。“追缴”缘起对违法违纪或者犯罪证据的取得,旨在不能让违法犯罪行为而获得利益,重构被破坏的法律秩序(使财产状况恢复到行为前的状态),从而达到引导人们预防违法犯罪的目的。

    一、相关法律规定

    《刑法》第64条规定:“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刑法》第395条规定(刑法修正案七第十四条):“国家工作人员的财产、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差额巨大的,可以责令该国家工作人员说明来源,不能说明来源的,差额部分以非法所得论,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差额特别巨大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财产的差额部分予以追缴。”

    《刑事诉讼法》第280条规定:“对于贪污贿赂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等重大犯罪案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在通缉一年后不能到案,或者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死亡,依照刑法规定应当追缴其违法所得及其他涉案财产的,人民检察院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没收违法所得的申请。”

    《刑事诉讼法》第282条规定:“人民法院经审理,对经查证属于违法所得及其他涉案财产,除依法返还被害人的以外,应当裁定予以没收;对不属于应当追缴的财产的,应当裁定驳回申请,解除查封、扣押、冻结措施”。

    除《刑法》《刑事诉讼法》中有限的几条规定外,有关“追缴”的规定更多地体现在有关司法解释中:

    1、《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180条、364条、366条、439条、444条、507条。

    2、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全国人大法工委《关于实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规定》(2012年12月26日)十.涉案财产的处理第37条。

    3、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11)7号)第10条。

    4、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2014年3月25日)五、关于涉案财物的追缴和处置问题。

    5、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行贿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12年5月14日法释(2012)22号)第11条。

    6、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执行的若干规定》(法释<2014>13号)第6条、第10条、第11条。

    7、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16>9号)第1条、第18条。

    8、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财产刑执行问题的若干规定》(法释<2010>4号)第9条。

    二、追缴制度在司法实践中存在的问题

    由于相关法律及司法解释规定分散,可操作性不强,以至于人们更多地选择用民事救济途径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而忽视了(或者说忘却了)追缴制度在保护受害人合法权益方面的优势和特点。

    1、司法理念有失偏颇。除了司法人员不善于运用或者说在办案过程中更多地注重办案、侦查阶段以破案为目标,公诉及审判阶段以结案为目标的不正确执法办案思想,处理刑事案件只要定罪量刑准确的观念,致使追缴制度在司法实践中极少运用更谈不上受害人依据这一制度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了。比如说在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涉财涉众型案件处理中,一般受害人都选择一方面向侦查机关报案,另一方面又选择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以民间借贷主张权利,这种情况往往导致侦查机关和审判机关的相互推诿。本可以通过“追缴”制度解决的问题不仅使当事人增加了“讼累”,而且一定程度上在经济利益上“雪上加霜”,增加了承担诉讼费用的负担,既不利于保护受害人合法权益,又有损于司法的公信力和权威。因此应明确不论是侦查检察还是审判机关都应树立其职责任务不仅是惩罚犯罪,还要保护无辜的受害人的利益的司法理念,只有这样才能真正体现司法的功能,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

    2、职责权限规定不明确。从法律及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看,公、检、法各机关在侦查、公诉及审判阶段都有对涉案财产采取查封、冻结、扣押等措施的权利,但在更多的时候,在侦查阶段仅限于有什么财产追缴什么财产,对灭失的、甚至转移的赃物、非法收入、因犯罪行为而获得的非法利益很少穷尽强制措施,案件侦破了其工作成效就有了,把追缴作为一种附属性的侦查手段,积极性不高,只要能够证明嫌疑人犯罪的证据有了,工作就算完成了,从受害人角度考虑问题少,就案办案,不能最大限度地通过侦查手段来弥补受害人的损失。在公诉阶段,检察机关认为案件基本定型,相对侦查手段强的公安机关该“追缴”的都“追缴”了,又何必花精力去追缴的思想又把问题推到了审判机关。到审判阶段,“追缴”仅作为定罪量刑的一个情节,便只是形式上的程序性行为,甚至会因审限等原因动员当事人去走民事救济途径,也使得一些违法犯罪行为在经济上得不到应有的惩处,不利于维护安定祥和的社会秩序。

    3、现行规定可操作性不强。虽然法律法规规定了“追缴”的适用条件、“追缴”程序,但没有相关配套规定,可操作性不强。一是“追缴”适用范围规定分散;二是“追缴”规定涉案类型不够具体明确;三是应予“追缴”的情形规定指向“第三人”容易让人产生错觉,把“追缴”与物权法上善意取得弄混淆;四是司法实践中判决中财产指向不明确,在裁判文书中一般只笼统地写对涉案财物予以“追缴”,对“违法所得”判决继续予以“追缴”,对涉案财物数量、价值等不明确、不具体,致使在执行程序中难以操作,加之履行期限不明确,往往使“追缴”流于形式。

    三、完善“追缴”制度的意见建议

    作为刑事制度的“追缴”制度,是与刑事追诉权相随的制度,旨在惩罚犯罪行为的同时对实施犯罪行为的被告人(犯罪嫌疑人)因犯罪行为而获取的非法利益予以收缴(或者称经济利益方面的处罚),这样更有利于打击和预防犯罪,使一切违法犯罪行为无利可图,构建良好的社会生产生活秩序。

    (一)明确公检法各机关职责

    在司法实践中,司法机关必须树立正确的司法理念,忌就案办案,重主刑而轻附加刑,尤其是财产刑,在侦查阶段就应有把查明违法犯罪所得财产作为证据的意识。同时对查明与违法犯罪行为有关的涉案财产严格依照《刑事诉讼法》139条规定及时采取查封、扣押、冻结等强制措施,防止涉案财物流失,致使审判阶段作出裁判后无法“追缴”,使受害人的损失无法得到弥补;为此应明确规定公检法机关在办案过程中凡与案件有关的财物应依法采取强制措施,在案件办理期间防止财产流失,尤其是涉众型涉经济类犯罪案件;当然对涉案财物的处置权应明确由审判机关行使,使其与“无罪推定”原则相一致。

    (二)明确“追缴”财产范围

    司法实践中“追缴”制度在实施过程中往往只限于已发现采取了强制措施的财产,对没有发现的涉案财物往往不了了之,对此应该依据《刑法》第64条:“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予以追缴”,《刑事诉讼法解释》的规定:“在任何时候,包括主刑执行完毕后,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的,应当予以追缴”以及最高法《关于财产刑执行问题的若干规定》:“人民法院裁定终结执行后,发现被执行人有隐匿、转移财产情形的应当追缴”来确定。被追缴的财产不仅限于已发现的财物,也包括当时未发现而以后又发现的财物,同时明确凡是与违法犯罪行为有关的涉案财物(包括因犯罪行为获得的不法利益、违法所得、赃物、赃款等)均应予以追缴。即:凡是因犯罪行为而获得的不当财产性利益均应在“追缴”的范围之中。

    (三)明确“追缴”案件范围

    按照相关法律及司法解释的规定,应明确凡是涉经济犯罪案件(如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及职务犯罪案件(如贪污、职务侵占等)涉危害公共安全的犯罪(制贩抢毒等)都应在判处刑罚的同时追缴违法犯罪分子的违法所得及用于违法犯罪的财物。

    (四)完善追缴程序规定

    对现有规定进行补充完善,司法实践中虽然《刑事诉讼法解释》规定了依法应当追缴违法所得及其他涉案财产由检察机关申请人民法院审查裁定的规定,在实践中几乎没有得到很好执行。该规定仅限于贪污贿赂及恐怖犯罪活动,同时限于犯罪嫌疑人在通缉一年后不能到案或其死亡的情况,有局限性,不利于对受害人权益的保护;再次对于检察机关提出的申请,人民法院在审查时还要看是否附有查封、扣押、冻结违法所得及其他涉案财产的清单和相关法律手续,表明“追缴”限于发现的涉案财产,给犯罪嫌疑人有机可乘,有空子可钻。因此,对此规定应予以完善,凡涉经济或重大、恐怖刑事案件涉案财产都应首先采取查控措施,明确“追缴”审查处置权在人民法院,明确不论在任何情况下,凡犯罪嫌疑人的涉案财产均应查控,而不限于其通缉一年不到案或死亡的情况;明确检察机关提出申请的时限,请求追缴财产的范围,案件类型等,必要时也可以赋予受害人申请“追缴”的权利。

    (五)明确“追缴”的适用条件

    结合司法实践,基于“追缴”制度的目的及其属财产刑之外的一种刑事制度。应明确“追缴”的适用条件,一是以行为人的行为违法犯罪为前提;二是以行为人的行为因违法犯罪而占有了他人的财产;三是涉案财物数量范围等明确;四是有权机关(审判机关)作出裁决并执行。

    (六)明确受害人权益保障救济

    应进一步明确受害人权益保护的救济途径,一般对受害人的财产损失不宜依附带民事或单独提起民事诉讼为救济手段,因为无论是司法裁判前还是司法裁判后对受害人的保护都应是平等的,不能在司法裁判前以刑事手段发还受害人的损失而在司法裁判后让其以民事救济途径主张其损失。对“追缴”的财物在处置上首先应从中返还受害人的财物,不能发还的其他损失折价返还(或补偿)。“追缴”的财物不足以补偿受害人损失的,建议可通过适当司法救济的方式予以解决,而对于在执行终结后又发现被执行人有隐匿、转移的财产的应继续予以“追缴”,所“追缴”的财物用以补充司法救助基金。

第1页  共1页

编辑:张茜瑜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